發布時間:2022-03-08 09:21:09

                        興城古城祖氏石坊

                        古城內南大街(延輝街)矗立著兩座雄偉壯觀的石坊,是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檢(明思宗1628—1644年)為表彰當時鎮守遼西的大將祖大壽、祖大樂兄弟衛明抗清的功勞,為他們建立的旌功牌坊。這兩座石雕藝術瑰寶猶如一首凝固的音樂,其優美的旋律時刻回蕩在古城內外,給人以美的享受。

                        這兩座石坊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坊距南門108米,北坊距鼓樓194米,兩坊相距85米,均為巖石料雕琢而成,造型都是仿木結構牌坊,四柱三間五樓式,單檐廡殿頂。結構嚴謹,氣勢磅礴。明間兩棵石柱的南北各以一對巨型石獅相抱,拱背側首,東西相對凝視,造型逼真,栩栩如生。石坊上刻有漢字近300個,記載著祖氏四代人的官銜、題字者的姓名及楹聯內容。石坊上雕刻著人物、花卉鳥獸等,雕工精湛,技藝超群,國內一流。兩坊第一層豎額(即石匾)皆刻有“王音”二字,“王”字應讀  xiu ,本意為朽木或琢玉之工;“音”同“蔭”,意為“我本無能,全倚四世先人的庇佑”。

                        祖大壽石坊,處于南面,亦稱“忠貞膽智”坊,俗稱“頭道牌樓”。建于崇禎四年(1631年),系用花崗巖筑造 ,高約11.5米,寬15米。上層南面刻有“忠貞膽智”四個大字,大意是稱贊祖大壽本人忠心耿耿,智勇兼備;北面有“廓清之烈”四個大字,大意是稱贊祖大壽的武功,為明朝鎮守邊疆、保境安民立下了顯赫戰功;中層南北兩面刻字相同“四世元戎少傅”,四世元戎是指祖家四世為將,即祖鎮、祖仁、祖承訓及祖大壽四代。少傅,古時官名,明清時為大官的加銜,無實職。第四層小字是誥贈曾祖榮祿大夫,提督遼東左都督少傅祖鎮;誥贈祖父榮祿大夫,提督遼東左都督少傅祖仁;誥贈父榮祿大夫、都督遼蘇東左都督少傅,原住遼陽協守副總兵左都督僉事祖承訓;欽差經理遼東掛征遼前鋒將軍印總兵官、左都督少傅祖大壽。榮祿大夫,古時官名,明清時封賜的爵位,無實職,說明祖氏四代都擔任主將少傅的官職。牌坊上部題字“忠貞膽智”、“廓清之烈”均為明末大學士、少師孫承宗所題。



                        祖大樂石坊,處于北面,亦稱“登壇駿烈”坊,俗稱“二道牌樓”。建于崇禎十一年(1638年),系用赭色巖石筑造,其結構與南坊大體相同,坊高約16.5米,寬13米,明間寬4.15米,東西盡間各寬2.2米。上層南面刻有“登壇駿烈”,意思是登上將壇,創立功業;北面刻有“元勛初錫”,大意是樹立石坊是對立下頭等功勛的人的第一次獎賞,意味著這僅僅是獎賞的開始。邊款“崇禎戊寅歲次仲秋吉立”;下款是“巡按遼東兵部侍郎方一藻題”。第三層刻有誥贈榮祿大夫援剿總兵官、左軍都督府左都督祖鎮;誥贈榮祿大夫、援剿總兵官、左軍都督府左都督府祖仁;誥贈榮祿大夫、援剿總兵官、左軍都督府左都督祖承教;特晉榮祿大夫、援剿總兵官、左軍都督府左都督祖大樂。居中兩棵石柱上刻有兩副對聯,南面是“桓糾興歌國倚干城之重,絲綸(lun)錫寵朝隆銘鼎之褒”,北面是“松槚如新慶善培于四世,琳瑯有赫賁永譽于千秋”,兩副對聯大意是祖大樂英勇威武而對他稱贊歌頌,得到了祖先行善積德的培養,作為赫赫有名并勇猛出眾的將才,受到千秋萬代的贊譽,受到國家的倚重和頌揚,受寵于朝廷,經皇帝的恩準賜給隆重的銘刻金石的表獎,這種榮譽將萬古流芳。

                        兩座石坊中柱下端南北兩面均有抱柱大石獅,邊柱下端南北兩面皆有夾柱石,上端各雕小石獅子一個,造型生動逼真,弓背昂首,雙雙作互相欲視之態。這些石獅子,當地人們都把它看成消災去病、逢兇化吉的象征。幾百年來,每到農歷正月十五,全城的男女老幼都到石獅旁,以求摸到石獅子的哪一部位,自己身體中那一部位的疾病就會痊愈。

                        祖氏石坊雖已經受400年的風雨剝蝕,仍保存完好,這對于研究明代勞動人民的石刻藝術和研究明清歷史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祖大壽是祖大樂的堂兄,他們是東晉名將祖逖之后。明朝崇禎時,鎮守遼西,立下汗馬功勞,屢受朝廷的褒獎與封寵。在明末清初的歷史舞臺上,祖氏兄弟二人都是明朝將領袁崇煥的部將,與后金軍多次交戰,勝仗無數,到崇禎十五年(公元1642年),除寧遠外,明山海關外的要地盡失,明朝政府被農民起義軍與滿清勢力夾擊,已走向瓦解,祖大壽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歸順了清朝,順應了歷史潮流。乾隆皇帝東巡駐蹕寧遠時,觀祖氏石坊后,曾題詩“燧謹寒更烽候朝,鳩工何暇尚逍遙。若非華表留名姓,誰識元戎事兩朝。”

                        爱爱爱爱爱一级毛片女多男